<td id="q1vac"><menu id="q1vac"></menu></td>

<wbr id="q1vac"></wbr>

    <rt id="q1vac"><meter id="q1vac"><option id="q1vac"></option></meter></rt><s id="q1vac"></s>
        1. <source id="q1vac"><meter id="q1vac"><legend id="q1vac"></legend></meter></source>
        2. <video id="q1vac"><menu id="q1vac"></menu></video>
        3. <video id="q1vac"><menu id="q1vac"><strike id="q1vac"></strike></menu></video>

              <rt id="q1vac"></rt>
            1. <u id="q1vac"><address id="q1vac"><del id="q1vac"></del></address></u>
              您好,歡迎光臨電子應用網![登錄] [免費注冊] 返回首頁 | | 網站地圖 | 反饋 | 收藏
              在應用中實踐
              在實踐中成長
              • 應用
              • 專題
              • 產品
              • 新聞
              • 展會
              • 活動
              • 招聘
              當前位置:電子應用網 > 新聞中心 > 正文

              傳感器投融資必須有,但是難度不小

              2019年11月26日11:43:14 本網站 我要評論(2)字號:T | T | T

              第三屆中國MEMS智能傳感器產業發展大會論壇實錄之二

               

               

              由華東光電集成器件研究所、蚌埠市發改委、蚌埠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辦,2019第三屆中國MEMS智能傳感器產業發展大會在美麗珠城、大禹故里——蚌埠龍子湖畔盛大開幕。這里將分三個部分呈現大會論壇的精彩內容,這是第二部分內容。

              隨著國家和大眾對于物聯網產業的重視,傳感器作為物聯網基礎設備層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收到了許多城市和企業的關注,傳感器的設計、制造以及封測發展至如此越來越智能化。傳感器產業的發展離不開資本支持,企業做大做強更離不開融資的需求。讓我們看看政府是什么態度?投融資領域的專家針對傳感器產業的融資優勢有何見解?單純從投融資角度出發,投資企業在選擇行業和企業時優先考量的條件標準為何?

               

              政策和項目推介

              蚌埠市招商合作中心的主任黃旭


              首先簡要介紹一下蚌埠的基本情況,蚌埠是安徽第一個設市的城市,縣轄三縣四區,高新區和經開區,總面積5952平方公里,總人口大約380萬,其中建成區是140平方公里,人口130萬人。

              蚌埠是安徽老的工業基地,當前,我市正按照借力江淮、融入合寧、創新驅動、產業引領的發展思路,大力實施創新發展、全面加快轉型升級,傾力打造創新之城、材料之都。

              蚌埠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優勢,首先是區位交通優勢,蚌埠通南貫北、承東啟西。京臺、寧洛兩條高速公路、京滬、京福兩條高速鐵路在蚌埠教會,在蚌埠乘高鐵可直達全國153個城市,在全國296個開通高鐵的城市中列第14位,蚌埠到北京不到3個小時,上海2個小時,南京、合肥40分鐘。蚌埠是二類水運口岸,蚌西歐班列今年正式開通了,可以直達中亞和歐洲十二個國家和地區。

              第二是產業基礎比較雄厚,蚌埠目前已經形成以新材料、新能源、電子信息、高端裝備制造、生物醫藥等優勢產業為主導,門類較為齊權的現代工業體系。蚌埠也出過很多全球第一。例如ITO導電膜玻璃全球第一,電子孵化裝備全國第一,濾芯器產能全國第一。另外豐原的維生素產品的占有率在全球為25%,也是全球第一。從技術方面來看,我們有很多國際國內先進的技術,例如去年4月份成功拉引出0.12毫米的超薄電子觸控玻璃,創造世界較薄浮法玻璃的紀錄。在生物基領域,目前已經建成世界首條千噸級聚乳酸生產線,也是全球第一。

              第三方面,的蚌埠投資環境很好,是全國文明城市,國家園林城市,全國百個宜居城市,國家甲級開放城市,另外也是合蕪蚌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重要一極,一帶一路的節點城市,國家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國家先行工業化軍民融合示范基地。在科技力量方面,我們擁有中國玻璃工業設計院等7個國家級科研院所,另外還擁有10所高等院校以及國家級發酵工程技術中心等11個國家級重點工程中心或者實驗室。創新資源在我們全省都是名列前茅。營商環境,我們經過第三方評估,也是全省第一。

              接下來報告一下集成電路產業的基本情況。近年來,我市牢牢把握國家和省支持發展集成電路的產業戰略機遇,加快培育半導體產業,以華東光電集成器械研究所為代表的一批企業正在不斷加速積聚,我們在集成電路設計領域,華東光電研究所擁有國家908工程設計中心,有國內首條6英寸0.5微米繼承半導體集成電路的生產線,在MEMS芯片制造領域,北方電子研究院6英寸MEMS生產芯已經建成生產。在裝備和材料領域。蚌埠還積極聯合國家集成電路基金,中國工程院大學合工大等建設集成電路的實訓基地,主要是培養微電子方面的一些技術人才,為產業發展提供人力保障。下面介紹一下我們的優惠政策。近幾年來,我市圍繞硅基新材料產業基地的發展,先后出臺了《關于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兩個中心建設的意見》《蚌埠推進人才特區建設若干政策實施細則》《進一步創優較佳營商環境的實施意見》。下面我簡要介紹一下。首先是固定資產方面,對單個項目總投資5000萬元以上新增用地工業項目,按照10%進行補貼。第二,工業企業和中小企業產業園投資興建四層以上的標準廠房的,按照廠房投資額的20%給予補貼。三,對符合條件的企業,至入硅之日起,給予兩年租金減半的補貼。四、投資5億元以上的戰新項目按照購置設備額的5%進行補貼。第二個是科技創新方面的政策。

              第一,科技人才在我市進行科技成果產業化,我們市縣分別給予固定資產投資額的10%補貼,較高三百萬;第二,對高層次科技創業團隊落戶蚌埠基于人才團隊30萬元的創業啟動資金。第三,圍繞主導產業設立的研發機構和技術轉移機構,給予較高一千萬元和一百萬元的開辦會,另外還免費提供辦公場所;第四,對首次進入全國信息百強、軟件百強的企業,以及總部落戶的上述企業和首次進入省重點的上述企業,省分別給予一百萬、兩百萬和五十萬的獎品。市里面按照一比一配套。

              再介紹一下人才激勵的政策。第一,對新建的院士工作站,國家千人計劃工作站給予50萬元經費補助,新建的博士后工作站,海外引智工作站給予10萬元的資金支持;第二,新培養、引進的兩院院士給予用人單位600萬元的補助,國家千人計劃、萬人計劃專家,給予50萬元的補助。中科院百人計劃、省百人計劃給予三十萬元補助。第三,對兩院院士給予80萬元的安家補助,對千人計劃專家、萬人計劃專家給予50萬元安家補助,對省百人計劃專家給予30萬元的安家補助。第四,對年薪20萬以上的高層次人才給予企業50萬元的補助。第五,對柔性領軍人才、高層次人才給予每個月六千元到一萬兩千元的交通生活補貼。

              總的來說,當前蚌埠正處于大的戰略機遇期,市委、市政府堅持工業強市戰略不動搖,大力倡導三個一切服務理念,深入推進放管服綜合改革,全面推行不見面審批和較多跑一次服務,全力打造全省較優的營商環境。各位企業家,我們希望通過今天的交流和大家共謀發展大計,共創美好未來。

               

              MEMS產業趨勢與產業投資

              臨芯投資董事、總經理劉光軍


              我的演講包含三個方面。一個是集成電路。我們國家近幾年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如火如荼。第二是MEMS傳感;第三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第一是集成電路的發展趨勢。我們可以看到,中國迎來了全球半導體產業的第三次大轉移,前面兩次是美國和日本為主導。隨后八十年代向韓國和中國臺灣轉移,從上個世紀末到現在,這次轉移浪潮更深刻,應該是產業鏈的全面轉移。前面還是一種分工的轉移,整個集成電路的產業中心正在向中國這邊轉。

              我們國家把集成電路作為我們的戰略高地吧,半導體芯片在5G、人工智能、物聯網領域,是高科技領域的核心。我們可以看到,半導體產業隨著它的轉移和整個社會的發展,正在由消費驅動型向應用驅動,特別是和我們的工業物聯網、5G和人工智能方面正在進行著密切轉移。

              隨著物聯網的爆發,特別是互聯網從2010年之后的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更是加快了這樣的應用市場的爆發。我們國家隨著移動互聯網基礎設施的建設,在標準、系統應用領域不斷的向全球領先領域沖擊。這是政府大力支持的。在國家大基金的帶動下,地方政府投資已經達到4600多億了,這只是在政府層面統計的。投資的熱度可以看到,在大基金和地方政府的基金帶動下,大量社會資本開始進入集成電路投資領域,在前面看過五年的情況下,那時候整個社會的資本有30%投資集成電路都已經是很不錯的了。到今天,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投資公司都再說我們在投資集成電路,所以集成電路也是一個新的轉移,資本也在向這邊轉。這個行業是高速發展的。

              很早的時候,中國的集成電路從封裝、制造方向來做,后面我們引入了設計,隨著我們在通信,包括光通信和移動通信標準的實施,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發展是全球較快的。目前在中國出現一個國產替代的機遇,我們國家進口較大的可能是半導體,比石油還高,石油也就是兩千億,半導體的進口大概在3000億美金,中國的電子元器件采購占全球的三分之二以上,但是我們本土的應該說大部分都屬于進口,本土很少。所以這里面隨著較近的一些貿易戰,各個方面的一些外部環境的改變,我們出現了國產替代,在華為的帶領下,在國家大的產業公司帶領下,這種國產替代正在加速,給我們很多的設計公司帶來一個嶄新的環境,以前我們的設計公司很難獲得這樣的一個使用的機會,國內使用者對它提出的要求比我們進口企業還要高,性能比人家還要高,價格比別人大幅降低才會采用,但是現在不是,目前的狀況正在改變,我們國家出現了一個,你只要可用,我就盡量的用,這種情況下,國產半導體發展越來越大,國產替代慢慢形成了一種風氣。

              談談MEMS傳感器產業環境和發展趨勢,說起MEMS傳感器,它也是經歷了三次浪潮。MEMS第一次發展應該是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第二次浪潮發生在消費類電子,這個興起主要是移動消費類電子的興起,它主要是在移動設備上的傳感器,像MEMS傳感器,加速度這樣一些傳感器。目前我們正處在第三次浪潮,這和我們的社會發展是密切關聯的,這個時代屬于物聯網和服務的時代,這也是我們傳感器產生的一個社會背景。

              上午很多院士提到汽車、環境、工廠、醫療方面都是MEMS傳感器未來大力發展的方向,應該說大有前景。MEMS成長是高速成長,與國外稍稍有所不同,我們可以看到,在國內跟國外有共同點也有不同點,不同點就是消費類比較大,在國內我們可以看到,國外是10%,國內是15%的年化成長率,預計從現在到2023年,今后的四到五年,復合增長率在20%以上,這給我們MEMS發展提供了大的機遇。

              MEMS產業的具體結構上來看,目前全球市場較大的還是壓力傳感器,壓力傳感器在工業設備領域用的居多,其次第二應用領域中國和國際上稍稍不一樣,國際上主要是射頻傳感器,另外還有一個加速度傳感器,還有硅麥,硅麥在國內是發展十分快的一個行業。

              另外我們在MEMS領域也發現了有一些問題,目前因為我們的起步也不算太晚,但是我們真正的投入比國外晚了一點,所以目前來看在國內的企業規模還比較小,目前我們看到的傳感器企業都希是國際巨頭,國內企業人才缺失比較嚴重。在國外傳感器發展的新產品推進速度比國內快,這是由于國外經歷長期工藝準備、人才準備,在市場來的時候,他們會更快的推進產品。

              另外比較缺的就是在制造領域,制造領域跟我們原來所說的集成電路或者硅麥方面有不一樣的地方。制造代工環節國外技術成熟,國內經驗相對不足,代工環節工藝嚴重制約產業發展。國內MEMS代工廠華潤上華、中芯國際、上海先進等,硬件條件雖與國際水平相近,但開發能力遠不及海外代工廠。中國MEMS代工企業還未積累足夠的工藝技術儲備和大規模市場驗證反饋的經驗。MEMS代工模式需要大規模的生產還是不滿足的,第二  是我們的人才,MEMS所需要的人才,很多都是在歐美那邊的藍領,我們前面創業的人才都是白領,做設計的多,在工廠工人這方面比較稀缺。

              在功能上,由于國外在它的制造和應用人才上,經過這么多年的積累,它設計出新的功能比較快,另外它的集成度比較高,我們國內目前還是在一個個環節上突破,跨領域集成能力還比較弱一些。我們中國MEMS產業產生了一些重大的歷史機遇,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國家的政策是毋庸置疑的,對我們國家的半導體和MEMS傳感器,包括工業4.0這些東西,都是嚴重依賴MEMS傳感器上面的發展。

              另外就是消費類,我們知道移動互聯網較發達的是在中國,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促成了我們國家在移動互聯網在全球處于領先地位,所以我們能夠扶持出我們所說的阿里、BAT這樣的互聯網公司,包括物流這些公司,都依賴于基礎的通信設施。今后我們國家在5G,甚至在6G上也還是全球的領導者,在這情況下,我們的傳感領域還有很大的機會。

              總的來說,有幾個基本的要求,一個是智能制造,一個是物聯網,另外就是較近的貿易戰,國內企業應該十分愿意采用我們自己研發的芯片,哪怕在性能、在功能稍稍差一點,可用我們國內的芯片,也愿意采用,這是對國內半導體和MEMS產業設計很重要的市場基礎。

              MEMS傳感器產業需要長期的積累,歐美國家有先發優勢,另外資本也很早就投入了,我們目前要做的,除了立足自主研發階段,還需要資本的并購,就是產業的整合。我覺得在資本對海外的一些相關標地的操控應該持續升溫。另外一個就是我們所說的MEMS設計公司合作開發將成為主流,因為我們所說一款傳感器基本上對應著一套工藝,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設計和制造密切程度遠遠高于以往的設計企業或制造企業。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們的設計和工廠應該是密切發展的模式。還有就是新興MEMS產品將成為資本關注的焦點。產品集成度向微型化、集成化、智能化方向發展。

              臨芯投資成立于20155月,在成立之前,這個團隊是原來浦東科投做集成電路裝備投資團隊,在2014年做了一個私有化的轉制,變成了一個私募基金。這個公司曾經做過比較著名的案例,較早的時候是和紫光爭奪IDA的并購;隨后我們并購了瀾起和中電集團,把瀾起私有化,包括較后對華為的并購要約也是我們團隊一起提出來的。目前我們投資金額超過28億,基金管理規模市值大約在130多億。

              我們這個團隊的人主要是來自于實業,金融背景不多,主要是實業,來自華為、中興、大唐、英特爾、華潤等實業公司,所以我們是比較專業的集成電路投資團隊。我們有比較多的專項基金,例如瀾起,還有一些小型的組合基金,這是為不同的標的、不同的投資階段而做的。鹽城半導體產業基金我們已經有1個億,二期10億也在籌劃之中。這是我們這幾年的投資的公司,包括已經上市的、在科創板或者主板上市的,還有已經在IPO申報了,這里面我們投資有幾個公司確實是在設計領域,如龍威科技,目前初具規模,在封裝這邊有特色;還有我們在汽車電子部分,像蕪湖的宏景電子、勝脈科技,都是在發動機傳感器的公司。我們是在整個半導體,應該是全產業鏈進行投資。

               

              傳感器產業的發展趨勢與機遇

              中歐資本董事長張俊


              我今天給大家匯報的一個是產業趨勢,一個是中歐資本的一些投資邏輯。第一是我們對MEMS產業趨勢的理解。談到MEMS,大家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MEMS,MEMS是微電子的傳感器器件,它其實是傳感器產品的一個細分領域,而傳感器為什么突然如火如荼的在市場上一下子興起了?其實是因為下一個產業的發展,下一個產業的風口在哪里呢?在IOT,也就是物聯網,如果說互聯網是上一個風口的話,IOT是萬物互聯,它的規模和它給我們帶來生產力的一個巨大的飛躍和變革會大大超越互聯網。

              我簡單給大家回顧一下中國在ICT行業發展的幾個里程碑。中國其實在電子工業的發展上也就是較近幾十年,我們的第一個里程碑就是消費電子集體崛起,其標志了例如海爾、海信、TCL、長虹和后期崛起的美的、格力等一批消費電子的公司站在歷史舞臺上,而且很快的在中端和低端市場打入了世界市場。但是很可惜我們并沒有抓住日本家電行業衰落的這么一個千載難逢的彎道超車的機會,我們成為一個替補能夠彎道超車,真正實行彎道超車的是誰呢?是韓國企業,大家現在在歐美的超市里面,電子超市里面看到高端的仍然是日本企業和韓國企業,而中國的消費電子仍然是在中低端徘徊。問題出在哪呢?就是缺芯少魂,芯是芯片,魂是核心的軟件,例如嵌入操作系統,中間鍵、數據庫等等。

              我們今天跟大家探討的是微電子式IC。我們再看中國的第二個電子的里程碑。第二個電子的里程碑是通信行業的芯片崛起,其標志是巨大中華五朵金花,這每一個字里面是包含的五個公司,巨是巨龍,大是大唐,中是中興,華是華為。真正讓中國崛起的是華為的一騎絕塵,華為去年銷售額是1000億美元,相當于7000億人民幣,相當于中國一個中等省的GDP,而且華為在5G方面的專利已經可以跟高通、跟美國平分秋色,高通大概占了百分之五十多一點的5G的專利份額,而華為和中興還有大唐,中國國內的一些企業大概占了百分之四十幾,這也就是這次貿易戰為什么華為被美國破歷史紀錄的以一個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來制裁一個公司,在人類歷史的先河是沒有的,唯有一個就是在美國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制裁華為,直到今天還沒有解禁。

              為什么呢?其實5G會和互聯網一樣,會是一次生產力的大變革,會帶動生產力飛速的發展。美國現在是全球的GDP的老大,也就是全球霸主,中國已經不知不覺的成為了老二,美國現在的策略就是,拉著日本遏制中國,其實現在基本上是希望置中國于死地而后快,對華為也是,不遺余力的予以打擊。因為在這之前大家都知道有一個中興事件,中興被美國制裁以后,舉手投降,然后我們賠償了14億美元,其中13億是交的美國的罰款,1億是保證金,14億美元是什么概念,中國14億人,相當于每人賠了1美元,這件事一定會載入史冊,載入中國的歷史,它會成為中國一個新的國恥,這個國恥將跟南京條約、跟南京大屠殺一樣載入中國的史冊,所以特朗普認為他下一個精準打擊的目標華為也會跟中興一樣,但是沒想到華為有自己的備胎,華為十幾年前已經開始做海思半導體,這次誰也沒有想到,華為竟然在這次美國的精準打擊下扛住了,中國和一批以華為這樣的脊梁的企業扛住了美國的第一輪精準打擊,但僅僅是第一輪,誰也沒想到我們會扛住,其實國內很多人是說投降吧,舉手投降吧,就像中興通信一樣,我交罰款吧,但是沒想到,這次我們真的扛住了。

              華為扛住了第一輪精準打擊的同時,仍然說一句話,在4G之前,華為一直在為高通打工,為什么?我們每年向高通交專利費是幾億美元,這幾億美元是華為的凈利潤,華為雖然銷售額是一千億美元,但是凈利潤并不是很高,那么問題在哪呢,仍然是在我們今天要討論的話題,集成電路,特別是傳感器和一些核心的器件方面,仍然是那一個問題,跟消費電子一樣,缺芯少魂。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國家才提出一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為的是激發國民的創新的潛力,而科創板是什么呢?科創板其實是對標美國的納斯達克,大家都知道風險投資VC,號稱百年VC、百年硅谷,是百年的VC造就百年硅谷,全球IT行業,為什么巨頭都在以硅谷為中心的美國,其實很大的程度就是得益于風險投資,我曾經在硅谷生活了很多年,而且我也是美國的綠卡回來的,我自己總結硅谷成功第一就是風險投資,第二是美國的開放的文化,它永遠鼓勵你去嘗試,第三是美國通過它的強勢的文化和金融,再加上它的發達的教育,它吸引了全球較好的精英。

              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做的是什么,我們要做的就是國產的替代,然后我們通過科技紅利的疊加加上市場份額的切入,同時,大家也要看到,特朗普其實也幫了我們,他其實是倒逼著我們加速提前的改革開放,從政策體制上提前的改革開放,同時也倒逼了中國和像華為這樣的企業空前的團結,另外,從客觀上來說,他造就了一個新的機遇,比如自動駕駛、在很多領域倒逼著我們要有自主創新,我們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因為我們已經買不到了。

              我給大家舉兩個例子,因為我在華為是負責軟件的。美國因為第一輪精準打擊失敗之后,他這次又打出一個新的殺手锏,就是EDA工具,如果說他在EDA工具方面給華為斷供了,目前來說,對華為是致命一擊,第二個是嵌入式操作系統,在座每個人都有一個手機,每個人手機都有安卓或者是蘋果IOS,我在十幾年前就向華為,向任老板提出來我們要做自主開發的嵌入式操作系統,作為備胎。但是華為畢竟是一家硬件公司,就跟三星一樣,三星也走了華為同樣的老路,當時所有人都聽不懂我在說什么,我為什么要做嵌入式操作系統,嵌入式操作系統是什么概念呢,例如安卓,它的軟件系統的開發,加上成千上萬上億個APP,需要萬億美元級的經費,十幾年前華為還做不起,我們沒有那個錢,沒有那個資金支撐這么大的研發,但是更主要的問題是,當時華為只是一個硬件公司,任老板后來也認錯了,他自己認錯的三大錯誤,一個是CDMA2000,一個是小靈通,當時沒做小靈通華為差點死了。很快到了第三個里程碑,就是互聯網,互聯網很戲劇性,第一批是一千多家.COM公司,現在不超過五家了,現在數得出來的公司只有網易、搜狐等,不超過五個手指頭了。

              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是后互聯網時代,或者叫做移動互聯網時代。它的標志就是BAT,它構建了中國的互聯網的集體崛起。大家知道有一個烏鎮互聯網國際大會,當時我們的習大大親自參加,還有一個就是美國的拉斯維加斯的互聯網大會,在這兩個大會上,其實是中國的一線的互聯網公司和美國的一線的互聯網公司的PK,PK的結果是我們也站在一線的互聯網企業里面了,美國有facebook、推特、英特爾等一大批,中國有BAT為代表的一批企業,這就是第三次崛起。第三次崛起大家仍然可以看到,我們的短板在哪里,還是缺芯少魂,還是我們的核心芯片和我們的核心的操作系統、數據庫,我們的中間鍵,我們的網絡軟件,我們的核心ERP等等。

              互聯網時代之后,也就是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下一個風口是什么呢,就是IOT,互聯網只是把PCPC連接了起來,而IOT是萬物互聯,但是這個連接并不是說把桌子板凳連接起來,它連接的東西,準確來說是一個智能硬件,我碰巧是智能硬件行業協會的主席,智能硬件包括哪些東西呢,我給大家羅列一下,大家就理解什么叫智能硬件,其實你們的手機就是一個典型的智能硬件,它其實是云管端的一個終端,而5G是一個管道,云計算、大數據,這是由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給大家提供的運營商服務,端是什么,端就是智能硬件,我從小到大給大家羅列一下,可穿戴式設備、智慧家庭、智慧城市、機器人、3D打印、虛擬現實、無人機、新能源車、自動駕駛等等,這些就叫智能硬件。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不得不推出自己的納斯達克來應對我們現在的百年未遇的歷史的大變局,很多人問我說你從美國回來的,中美貿易戰還有多久,這次好像又緩和了,似乎劉鶴總理這次去就有可能簽協議了,我說別高興的太早,這還是第一回合的精確打擊,只是因為中國有華為、BAT這樣的一批公司,我們扛住了第一輪的精準打擊,第二輪還沒有來,中美貿易戰有多久,也許一百年,大家看一下,英美爭霸的當年,如同一個拳擊場的拳王爭霸賽,什么時候拳王爭霸賽結束,其實是其中一個拳王倒地,而且倒地不起的時候,當時英國倒地不起了,拱手說我做不了老大了,你做老大,所以我們不要說厲害了我的國,我們要扎扎實實的把我們的自主創新做好,但是自主創新的同時,又不能走到另一個極端,另一個極端是什么呢,就是閉關鎖國,所以華為一再提出來,我們仍然要擁抱美國企業,美國的企業家是好的,美國企業家是愿意供華為的,因為像英特爾、像高通,如果不供華為,它的較大的客戶就沒有了,是他們逼著特朗普,逼著美國政府要放松對華為的制裁,這次之所以延長對華為供貨的日期,不是特朗普心軟了,而是他這次要大選,他要贏得他的選票,要贏得這些巨頭公司,特別是像高通這樣的一些巨頭公司的選票,需要他們的資金支持,他不得不做出的一個妥協,所以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我們今天所聚焦的就是20167月,中國出臺的《十三五國家新規劃》里關于傳感器的部分。芯片為什么這么難?其實就是三點,較難的技術在巨頭手中,較薄弱的環節仍然是設計的能力,而且國內的企業其實是沒有一個系統工程的打法,其實是先有產品再有市場調研,而真正的做法應該是反過來。所以我們現在采取一些非常的方式去自主創新,我們中歐資本就是投資五個領域,集成電路、5G、人工智能、先進制造和物聯網。比如說我們為了補足華為的短板,我們斥資10億多美元在美國收購了英特爾半導體,我們準備整體打包運到中國來,在中國找一個地方落地,我們正在計劃全資收購日本的一個汽車電子的傳感器的一個公司,也是準備把它移到中國來,然后我們跟地方政府一起合作把它落地,能夠實現彎道超車,然后用資本的力量實現快速的飛躍。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市場格局是什么樣的?其實就是六大產品系列,而我們今天會議的主題就是CRS傳感器和MEMS的傳感器,大家看一下,國際巨頭和中國國內的這么一個對比,大家就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出,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全球傳感器市場的主要廠商有GE傳感器、艾默生、西門子、博世、意法半導體、霍尼韋爾、ABB、日本橫河、歐姆龍。我們是希望扶持一批傳感器的龍頭企業,然后布局芯片賽道,為中國補足這些短板。

              現在傳感器的分布主要還是在長三角、珠三角,東北和京津冀中部地區也開始有了自己的一些布局。我們以華為為例看一下我們做備胎的一個格局,在這上面,唯一沒有寫的是EDA,如果這一塊斷掉的話,對中國的芯片設計公司可以說是致命的打擊。大家知道華為有海思,華為有備胎,但是華為沒辦法做晶圓和流片,前幾天,華為副總裁剛剛訪問了臺積電,就向臺積電提出,能不能把一部分臺積電的產能移到大陸來,因為臺積電在中國南京有一個廠,但是臺積電拒絕了,因為臺積電的大股東大家查一下,其實是美國人,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臺海之間的局勢現在越來越嚴峻,大家都知道,這次老大連任其實就是一定要解決中國臺灣的回歸的問題,臺灣回歸當然我們希望是和平回歸,但是擦槍走火其實是很容易發生的。所以我們要補足我們在產業鏈上的一些短板,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回到我們會議的主題,傳感器,其實傳感器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人的五官,它其實就是聲、光、熱、電、力,從1967年開始有了第一個奇亞思申請的專利,再到2000年的CMOSMEMS的不斷成熟,是有一個產業鏈發展的規律的,這個是標準化所提供的一個資料。今天我們會議的主題就是微系統,MEMS,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這五個方向,像MEMS的麥克風,MEMS的傳感器,熱電堆、磁力器和加速陀螺儀這樣的一些東西。還有一個促使MEMS突然熱起來的理由就是自動駕駛和新能源車的興起,其實對物聯網產業看來,自動駕駛和現在的真正的智能汽車是什么呢,其實它跟手機一樣的,它其實是一個智能硬件,它其實只是一個終端,前段時間華為只做出了自己的樣車,后來華為沒有造整車,華為只提供車聯網的解決方案,在華為看來,5G的應用模塊,也就是物聯網的應用就是車聯網或者是自動駕駛的解決方案,或者是模塊。在這個里面,傳感器,特別是車載攝象頭,毫米波雷達和激光雷達傳感器的爆發增長,會增長將近一倍以上。

              中國現在處于MEMS開發的第一個階段,第二個階段,未來的三到五年,我們國產芯片的認證將繼續,特別是在車規系列,大家如果對車有了解的話,會明白這一點,就是做一個傳感器,做一個零部件很容易,但是車規卻很難,我在華為引進一個供應商也差不多是兩年到三年的時間,才可能成為它的前裝的客戶,更不要談后面的本土供應鏈的整體的形成。

              我為什么要談到車,其實車的三大系統,動力系統、安全系統,它其實都是由成千上萬個神經元的觸角,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傳感器,而且很大一部分就是我們今天會議的主題,我們MEMS的傳感器,因為傳感器的發展從單純的磨力器件向機械系統的過渡這是一個必然趨勢,當然并不是所有都能做成MEMS。

              另外一個是機器人的崛起,大家都知道庫卡剛剛被美的收購,機器人較重要的一點,它和原來的機器除了人工智能給它提供一個大腦之外,就是感知能力,其實你把它想象成人的五官,這就是我們傳感器的新興的千載難逢的機遇和市場。2020年之后將是千億級的設備、十億級的用戶,特別是在CMOS傳感器和MEMS生物識別這一塊會興起,現在人機互動已經達到了腦機互聯,也就是說人的大腦的東西能存到計算機里,其實你的某種意義上就是永生的。

              我們現在的布局就是在五大領域,5G、人工智能、物聯網、新型制造和集成電路。另外我們還有一個智能硬件協會,有一萬五千多個會員,我們所做的投資邏輯就是不僅僅給你帶來一個資金,我更多的是給你帶來產業鏈上下游的資源,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投后管理,比如你要做手機零配件的某一個傳感器,我如果給你整合產業鏈,我讓你進了華為,你就是全球前三,你就是上市公司,我如果讓你進了富士康,那你就是蘋果的供應商,我們有23位產業專家作為合伙人,都是世界五百強的高管,像國外的上市公司,高通、英特爾、IBM、摩托羅拉,我是華為、富士康、TCL,我們更多的就是給你在細分領域,給你在產業上賦能。我們做的不僅僅是一個VC,我們更多的是產融結合,實體產業和金融結合起來。

              我這次來特地給蚌埠帶來20個儲備項目,都是我們硅谷的合伙人,歐洲的合伙人、以色列的合伙人、韓國的、日本的和中國的北上廣深,一些高精尖,原創的項目,我希望有幾個項目能夠落戶在蚌埠,我希望蚌埠能成為中國集成電路,特別是在傳感器和MEMS方面,能夠成為中國傳感器的脊梁。

               

              MEMS傳感器產業及投資價值分析

              摩爾基金王軍總經理


              我們摩爾基金是2017年剛設立的一支基金,總規模50億。MEMS是我們重要的一個投資方向,到現在為止,我們投了兩家MEMS企業,一個是做磁傳感,一個是做AMU的,目前發展還不錯。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在這個領域的一些心得和體會。我先介紹一下機器人,這兩年整體的市場對人工智能吹捧的非常熱,一系列的公司出來,但是實際上他們都關注了一個什么方向呢,只是算力和算法,但是實際上真正人工智能的實現是離不開傳感器的,你要實現人工智能,你要實現所有的看、聲音、運動、聞、嘗、壓力這些東西,這些東西要靠我們的傳感器。這些年MEMS傳感器的發展越來越快,這基于手機和IOT的推動,產業得到了快速的發展。

              MEMS這些年的平均的增長率也代表著MEMS快于一般的集成電路發展速度。因此說這個行業還是有很好的機會。我們列了前三十家世界上能做MEMS傳感器的公司,里面有兩家中國企業,一個是歌爾,一個是瑞聲,但是這兩家企業都是做封裝的,都是模組企業。這里面領先的兩家企業,一個是博通,一個是博世。博通得益于MEMS濾波器。這個企業很有意思,它實際上真正切入MEMS傳感器領域時間不是很長,所以我們在它身上看到了中國在這個產業可以實現彎道超車的機會,因為這個產業發展的時間不是很長,中國被落下的距離不是很大。

              美國自己的報告里就說,在數字領域,美國人已經明確認為,中國是不可能追上的,這個我們和中芯國際很多專家也探討過,說我們現在在數字領域較大的可能性就是跟隨,別掉隊,只能期望哪一天摩爾定律失效了,他原地踏步的時候我們再追趕,現階段我們跟人家拼五納米、三納米是根本拼不過的。而在中間層次上,我們也看到,這里面產品多元、競爭激烈,真正你想進入前三十名,它的門檻并不高,一共也就是六千多萬美金,但是我們國內真正能夠達到一個億以上銷售收入的MEMS企業屬于鳳毛麟角。

              目前整個MEMS行業的發展方向是種類越來越多,應用場景不斷豐富,這在國內有很廣大的市場,應該說國家對這個方向很重視,其次應用場景,中國是大力鼓勵和支持的,在美國,很多時候從政府的角度,它不去主動的引導這些,它已經進入一個很平滑的社會,中國因為希望實現趕超,所以在國家的角度不停的拉動應用端往前發展。

              另外一個方向是單一分離式傳感器市場空間越來越小,現在是多傳感器集成優勢更加明顯。這里面較直觀的是消費電子,它對封裝尺寸要求越來越小。我們統計了一下,在手機端,我們叫IMU,實際上是九軸的,九軸現在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大了,單一的加速度計想殺入手機市場已經越來越難了,而我們國內應該有三到四家在做加速度的,做得很辛苦,基本上集中在很低端的,毛利幾乎都是負的,這種情況對一個企業的發展和對這個產業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說我們一定要緊跟市場發展,往高端去發展。

              IMU市場,我們另外也看到了一個和國際大廠競爭的問題。一旦中國人能做的時候,國外大廠就會把價格壓的很低。如果你量大到一定階段也有可能,在華為事件之前,這些國產的廠商想進那些大廠難度是非常非常大的,華為事件出來之后,這個事情被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程度,所以這樣也給了我們這個產業,我們這些企業一個很好的發展機會。

              另外一個方向就是多傳感器融合,要關注什么呢?就是算法,我們也看,實際上我們很多時候是把應用做出來,但是為什么這些大廠不能用,是因為它沒有算法。我們想比較一下IDMFablite兩個模式。每一個細分方向都占據了50%以上的市場份額,應該整個IDM在傳統的MEMS制造里是占有很大的優勢的,它保存著一種產品、一種工藝、一種封裝,工藝開發周期長,投資大,門檻高。Fablite主要表現在量大,但是消費電子,像我們說的IMU,一旦進入華為、進入小米,它的量級就是億級的,一年需求量以億級算,這種情況下促使了Fablite的發展。這里面整個生產成本怎么核算,可能還是下一步需要重點考慮的,因為像我們做一個IMU,我們找一個代工廠,代工廠做多少量,這些東西可能都要解決。傳統的IDM企業進入行業早,客戶、質量、產能都比較穩定,迭代快、新產品開發周期短,技術護城河高。Fablite模式它主要是針對2C市場更合適一些,采取晶圓級封裝,大量出貨,成本有優勢,這里面導致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技術護城河很低,尤其在國內搞成了一些同質化競爭,價格下降很快,像我們剛才說做加速度傳感器,毛利是負的,這樣我們企業就是負向發展,這樣找到投資人的難度也很大。

              國內和國際的較大差別,我們看了一下,目前我們國內是有一些傳感器的公司的,但是這些傳感器公司都是規模很小、很分散,而且國內沒有一個成熟的IDM企業,整體的代工廠產值很大,但是在傳感器端的產能是很低的,尤其是一些特殊的MEMS工藝我們又沒有掌握,所以很多時候大家的MEMS代工都跑到海外去了,當然我們也是收購了瑞典的一家silex代工廠,雖然收購了,什么時候真正把它的技術消化吸收進來還不知道,因為目前基本上這個工廠還是完全由瑞典人在運行,我們華人怎么和國外去結合,真正實現一個國際的融合,我覺得這個還是需要很深的去探討。

              在我們投資角度去看這個產業,剛才主要是產業角度。投資角度我們也看到這個產業的一些特點,例如細分領域多,強烈的依賴制造工藝,頭部企業獲取高額的利潤,細分市場壟斷,中國缺乏規;髽I,但是我們也看到一些很好的新機遇,例如中國形成一個巨大的傳感器消費市場,國產化的需求越來越強烈,消費電子和物聯網也提供了一個新的發展機會,創造性的產品和應用場景不斷出現。說白了,我們中國較大的優勢在什么地方,在于我們的應用,中國有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大市場,而國家又很重視,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應用場景。

              我們在應用端倒逼我們應該發展什么樣的芯片,從定制化往平臺化方向發展,Fabless+foundry形式逐漸被接受。我們整體想的思路是什么,我們提出叫大者恒大、強者恒強、弱者滅亡,因為我們的資金體量可能更關注與中后期的一些企業,對于早期的企業我們可能還是作為一個輔助。當然,我們投資成熟的企業,我們希望通過這些企業做什么呢,一個是做海外的整合,一個是做國內的整合,因為前段時間魏教授在總結的時候又提到,我們中國現在有一千八百家左右的設計公司,而這些設計公司加起來等于兩家企業,一個是高通,一個是博通,也就是我們1800家公司相當于人家兩家,為什么出現這種小而散,散而弱,弱而不強?這核心在于我們國內,尤其是集成電路這個行業,應該探討一下怎么加強互相的整合,互相的聯動,因為中國人有很多時候都有一個寧為雞頭、不為鳳尾,但是在集成電路產業,你抱著這個心態,實際上我們國家的集成電路產業就很難發展起來。

              我們也研究過美國的一些企業,其中一個著名的,較近剛剛兩家上市公司合并,他們的副總裁跟我談,他們兩家公司原來的前身一共有72家公司,說白了,我們中國現在有1800家公司,2014年的時候,當時有600家公司,當時我們想,如果能整合出十家比較強大的企業,在國際上能占有一席之地,經過五年的努力,我們從六百家不但沒有整合,反而是分散到一千八百家,我覺得這個事情就變成了我們可能越來越小,而小到一定程度你就會被pass,因為這個行業還是技術密集的。

              所以我們還是想,希望在這個行業繼續扶持一些企業真正做強做大。我們希望在發展過程中,一些發展比較成熟的企業,我們一般會判斷你的增長率有沒有很高的標準,如果沒有高的話,我的估值倍數可能就會給你降下來,對于發展中的一些企業,假如你每年的銷售、利潤都能翻番,我們可能倍數可以給的高一些,所以我們會有一個衡量的標準。另外,我們要看企業的產品有一個市場的精準定位,要有足夠的利潤空間,消費電子我們要看你能不能進入大廠,你能不能快速的起來,工業醫療方面我們要看你的質量能不能過關。

              我們倡導這個行業回歸一定的理性,因為基金也是要給投資人回報的,如果只是追逐市場的熱度,等到三年五年以后,這個市場可能就又沒了,我們所有的企業家可能又面臨另外一輪融資難,或者這個產業又面臨另一輪的經濟打擊。我們看現在的科創板,目前科創板平均市盈率94,科創板破發率10%,真正回歸理性去看,美國納斯達克破發率是50%,所以我們要回歸理性,不是企業IPO了,所有人就可以皆大歡喜,就可以賺錢去了。目前對于機構的退出限制也很多,包括減持的規定,當然證監會也在探討減持新規怎么更有利于資本市場的良好發展。我想說,通過我們估值合理性以及退出機制更加靈活,我們能夠找到一個真正推動MEMS產業發展的一些好的方式和方法。

               

              華東光電集成器件研究所投融資項目

              華東光電集成器件研究所黨委副書記高軍


              214所是兵器工業集團所屬的唯一一個微電子專業研究所。整個所是分兩區建設,一個是蚌埠園區和蘇州園區,是國家軍用微電子技術骨干研究所,1979年建所,今年正好是蚌埠園區建所40周年,十年前我們在蘇州園區建園。

              我們所在七大科研領域做研究。第一是半導體集成電路與系統級芯片。第二是硅基MEMS器件與組件。第三是光電器件與組件。這個主要是圍繞我們整個微波EMCD生產線;第四是混合集成電路與微小型電子信息系統;第五是微波/毫米波器件與組件,第六是封裝與3D集成微系統。第七是軍用電子元器件可靠性技術領域。

              這些年我們所一共獲得600余項各類科技成果,其中國家級成果有6項,其中包含國家技術特等獎,省部級成果180余項,還有250多項專利授權。

              214所一所兩區,整個占地面積420畝,其中科研生產建筑面積在9萬平方米,擁有一條6英寸0.5微米軍用半導體集成電路生產線和6英寸集硅MEMS生產線。全所職工有700多人,其中包括國家級高層次人才5名,兵器特聘首席專家一名,兵器科技帶頭人3名,關鍵技能帶頭人2名,高級工程師及以上科技骨干有240余名。

              這幾年主要圍繞MEMS這一塊做了一些創新平臺,也取得了一些榮譽稱號,例如全國文明單位、國家火炬計劃重點高新技術企業、國家知識產權優勢企業、中國物聯網副理事長單位、中國高端芯片聯盟會員單位以及國家集成電路封測產業鏈技術聯盟。我們秉承服務陸?仗,發展專精通新這些原則,這些年努力保障兩百多項國家重點裝備工程核心器件國產化需求,包括神舟系列飛船、嫦娥、天宮一二號、天通等等項目都有咱們的器件。

              我們現在整個所有五條發展主線,第一個就是硅基民品,第二個是陶瓷基民品,第三個是部件及微系統。四大民品支柱產業圍繞MEMS智能傳感器系統,第二是片式器件與組件,第三是智能車輛儀表,第四是視光學智能設備。

              我們單位的科研能力覆蓋半導體集成電路與系統級芯片領域。這一塊我們有科研平臺、生產線,同時擁有一個六英寸線,還有CMOS軍標線;重點產品主要是高精度的AD/DA,包括各類信號探測、處理、控制、放大等專用集成電路,以及復雜裝備數據處理的SOC芯片;另外包括精確制導導航等等。

              我們在2018年建成6英寸MEMS工藝線,滿足各類高端的MEMS器件的研制和產業化。重點產品主要圍繞MEMS加速度計、陀螺儀、壓力傳感器,包括光MEMS以及MEMS氣體傳感器。應用領域主要包括高精度導航、以及無人駕駛汽車等領域。

              我們的智能無線組網傳感技術針對大型機床、鍛壓機、段造機橋梁、影劇院等關重建筑物實現安全監控。

              在光電器件與組件領域,我們前面擁有一個國內首條6英寸EMCCD工藝線,技術能力國內領先。重點產品就是多種規格的EMCCD器件和組件。主要應用是高清晰望遠裝備、綜合偵查及探測設備。

              在混合集成電路與微小型電子信息系統領域主要還是以混合集成電路為主,我們也是國內第一條H級厚膜混合集成電路軍標線,2018年通過高可靠宇高線現場的認證,同時航天配套產品質量達到SASTCAST等級。另外,我自己的科研平臺,就是剛剛講的氧氣監控。

              在微波/恩毫米波器件與組件領域,主要是我們蘇州的第一條8LTCC生產線,它主要圍繞在微波導航,包括衛星。整個這個平臺是十年前在蘇州建的。還有一個是IMPATT管芯,重點領域是太赫茲器件,然后是微波供功率器件。

              先進封裝與3D集成微系統領域今年已獲批。在軍用電子元器件可靠性技術領域,作為兵器集團電子元器件可靠性檢測中心依托單位,具備各種電子元器件點素封裝、測試、可靠性設計等等。

              我們所目前投融資的需求,第一個是毫米波太赫茲技術產業化推廣項目,技術能力是國內領先的硅基毫米波IMPATT管生產線,擁有46臺關鍵設備儀器研制出3毫米固態振蕩源,十三五成功申請1毫米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當前已具備0.5THZ研制能力,1毫米產品已研制出初樣,工作頻率225赫茲,脈沖輸出功率達到100MW。在規模上,我們是這么想的,基于自研的毫米波太合資IMPATT管器件,實現固態振蕩源、高次倍頻器、噪聲源、放大鏈路,國產化也容易推廣,我們圍繞這些器件做一些組件進行推廣,兩到三年內預計實現收入五千萬元,爭取利潤一千萬元,爭取十年內取得銷售5億元人民幣,利潤達到1億。為什么說這個利潤率比較高?因為整個核心器件是咱們自主研發的。

              第二塊是214所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們必不可少要有投融資需求。我們華東光電集成器件研究所是第一批事改企。今年6月份獲批國家發改委第四批混改試點單位,也是整個集團在第四批時候推的兩家,國家在這批批完以后,以后不再批試點企業了,因為它覺得四批完成以后基本上可以推廣了,所以說我們也是較后在第四批的時候進入試點,也是安徽省全創改革單位。

              從產業優勢看,目前國家大力發展軍民融合、自主可控,而器件是關鍵的一步,現在整個國家,包括軍口都非常重視自主可控這一塊,怎么樣用自主產品打破封鎖。第二,國內的智能化、信息化傳感器發展迅猛。第三,正好這兩年建成了MEMS核心產業基地,對我們來說也是很好的機會。我們有技術優勢、地域優勢,安徽省蚌埠市對科技類出臺大力度的扶持政策,而且是兵器集團唯一一個微電子研究所;旄牡哪康,我想無非也就是國有資本和非國有資本實現股權多元化,以后所有國有企業的狀態都要以混合所有制為主,所以國家也在考慮怎么樣一步一步的把國有企業推向改革。它的目的也就是為了推動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改革,也就是說國有不能百分之百控股,百分之百控股的話,不符合現代企業管理制度,都是國有資本,一個人管理,中間沒有制衡,所以這個不符合規律。這也是要提高國有資本配置運用效率。我們混改基本上初步思想是保持國有控股的基礎上,通過增資擴股,引進其他的國有資本、集體資本以及民營資本,必須有一部分要民營資本進入,實現股權的多元化,建立一個現代企業制度,明細產權,同股同權,利用新引入股東的資源優勢,拓展現有產品的市場領域。在下一步混改中,我們初步計劃是釋放20%35%的股權。

               

              計算機集成制造系統

              華徑信息有限公司徐軍總經理


              今天給大家匯報的項目是計算機集成制造系統(CIMS)項目。我們公司是成立于20169月份,注冊地在上海,我們的團隊源自于世界五百強NEC、惠普、NTT等。2016年的時候,我們公司幾乎就是整個NEC的軟件部門整體出來成立這樣一家公司。我們公司屬于信息產業中的軟件和信息系統集成行業,相對來說比較小眾,可能跟今天大會的主題MEMS相差了一個字母,但是它們兩者之間雖然不同,但是還有一點內在的聯系。

              我們的產品服務主要面向特定行業,主要是集成電路半導體、平板顯示,包括LCD和較近兩年比較火的OLED,還有光伏太陽能,我后面會稍微解釋一下,為什么說我們的產品是面向特定的行業。

              其實CIMSMEMS在本質上來說有一定的區別,但是又有一些非常緊密的聯系。我想因為今天可能在座的很多的人是從事集成電路半導體行業。因為隨著國內這些產線不停的建設,這些產線從原來的半自動到現在的全自動,未來向智能工廠演變,CIMSMEMS這個概念慢慢凸顯出來。

              MEMSCIMS的核心組成部分,CIMS不等于MEMS,但是CIMS的功能遠遠大于MEMS,因為它有很多周邊的系統跟MEMS系統對接,組成一個相對比較完整的系統。關于政策支持,我這邊大概稍微介紹一下,因為我們這個企業,或者我們所從事的這個事情比較特殊,既屬于信息產業當中跟半導體、面板、太陽能關系非常密切,同時又屬于軟件行業,跟數據庫、服務器、軟件等等又是密不可分,所以我們相當于橫跨兩個產業,并且在過去的五年,因為中國智能制造2025,包括工業4.0的提出以后我們又跟智能工廠、全自動工廠密不可分了,所以之前有一個報告,因為基本上國家政策大力鼓勵和支持發展的所有政策,我們這個企業基本上都能享受到。因為我們是屬于十大重點領域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推動智能制造領域的一些相關的概念。

              講到行業,中國其實有很多的MEMS公司,CIMS有很強的行業屬性,中國古話說的叫隔行如隔山,例如通用有一套非常強大的MEMS系統,但是它那套系統用在航天可以,但是用到半導體,沒有很多的案例,有些像西門子,在家電行業占有率非常高,它有非常大的行業屬性。

              我們公司從成立之初,包括以往的工作經歷,我們一直把自己定位在只做這三大行業,因為我們覺得這三大也已經非常非常大了,而且這三大行業幾乎可以站在中國智能制造和高端制造的第一梯隊,中國很少有制造行業能超越半導體這樣的精密、復雜和對系統的要求。當然這三大行業里面,我舉例,半導體行業分很多,比如上游有大硅片,從原來的6寸、8寸到現在的12寸,較主要的是晶圓制造。目前我們在這個領域以晶圓制造為主,因為這個領域是含金量和技術挑戰能力較大,我們基本上是做這一塊,當然我們未來會慢慢的往封測12寸方向發展,12寸就幾乎接近全自動。如果你是全自動的話,那你這套系統就要求非常高,對我們來說就有這樣一個比較好的機會。包括我們現在也會慢慢的關注大硅片,12寸的大硅片跟12寸封測廠一樣,需要非常強大的能力和數據的獲取要求。

              另外,我們在顯示面板行業同樣跟半導體行業一樣,也是以在制造環節為主,所以我們可能干的都是一些苦活,都是跟制造打交道,不像互聯網公司的軟件企業是非常舒服的。

              我們之前也在接觸類似于硅基OLED,可能將來是一個小的方向,包括LED等等這些新技術,其實對于我們做MEMS系統的來說,對新技術的挑戰,相對來說比一些設備廠商、材料廠商、整機廠小很多。理論上來說,只要你們甲方搞清楚了,我們只要在現有系統上做一些調整,慢慢的配合新的工藝、新的產品、新的設備做一些優化和改進。

              光伏太陽能行業,不管它有很多正面、負面的消息,它的未來仍然是中國會大力發展的產業。我們在光伏里面也是選了一個跟人家不一樣的東西,我們選了一個CIGS,基于玻璃的,跟硅基太陽能又不一樣,所以我們基本上是跟著CIGS一塊走,因為它很接近面板工藝。這個技術方向我們保持非常密切關系,也有成熟的產品開發出來。HIT是未來兩三年大量爆發的產業,它也是太陽能的一種,我們也在密切關注,從2016年開始就和一些技術人員做一些討論和探討。

              我的意思是說,雖然你在一個廠里面看到的全是設備、材料,永遠看不到MEMS系統是怎樣的,但是如果沒有MEMS系統,你不管花了一百億兩百億還是五百億買回來的所有的設備,全部都會停止運行,這里說一個小故事,我們在2018年的時候,10月初的時候,福建有一家12寸的半導體突發了一個狀況,被某一個國家做了技術上面的一些限制,上午特朗普發了一個禁令以后,下午這家企業的設備就停下來了,因為有兩家美國的供應商做軟件的,它可能不得不要遵循禁令,MEMS是從那一天開始,很多很多人慢慢就知道了MEMS的功效。

              這里有一些功能,包括APC,這套系統下面通過MCS跟半自動設備連接,很多時候大家會覺得智能制造,工業4.0就是這些機械手的天下,但是如果MEMS停止工作,它們可能就不會動,只能單機動,不能聯網動。大家對ERP很熟悉,其實MEMS是在整個大型的工廠里面跟ERP配合較緊密的。只有通過這些神經系統,它把一些數據從每一臺的設備里面挖掘出來,實時上傳到MEMS處理以后,它把有些結果傳送到ERP上面,ERP再下達一些生產計劃和其他方面的指令,MEMS再反過來進行執行。

              一套MEMS系統基本上涵蓋一個先進工廠里面的生產管理、設備管理、計劃和材料管理,還有一些工藝管理等等的功能幾乎都有。根據工藝的不同和設備的不同,包括自動化程度,以及甲方的買單能力,有些模塊是可選的,并不是說我就一張光盤,不可能做任何切割,這里面有些模塊是基本的,是必須的,有些模塊可以做一些功能的介紹,或者說我就干脆去掉。

              我們的產品的可以根據客戶的要求做一些優化。這是我們產品的特點,因為我們整個公司的團隊,包括整個產品的研發其實是在20年前,在NEC的時候就開始了,所以我們目前的客戶其實也就是我們二十年前的客戶,它到目前為止平穩運行二十年沒有因為MEMSCIMS的原因導致停產。

              我們的系統一旦在工廠里實施,它需要跟所有周邊的系統進行連接,包括ERP,包括設備的連接,包括其他的系統整合,較近很火的類似于工業大數據什么的,邊緣計算等等,其實它較初的東西就是要靠MEMS來干苦活,把數據從設備里面一點點撈出來,分門別類的進行傳送。

              這是我們申請的一部分專利,一個系統其實有很多周邊的系統,周邊的模塊,每個模塊下面有很多的子模塊、子系統,這是相對來說比較復雜的一個系統。

              CIMS是國家863計劃首批重大攻關項目,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中國的半導體領域雖然代表中國制造較高的水準,但是像12寸線幾乎百分之一百是用的國外的系統,8寸線只要全自動的,可能個別有突破,6寸線很多已經突破了,因為6寸線是半自動,不是一個量級的。整體來說我們行業跟國外企業比還處于劣勢,當然目前能夠在12寸線挑戰國外幾個巨頭的,我們可能算為數不多,或者說唯一的一家。

              我們目前較大的幾個友商主要是前面四大公司,幾乎壟斷了國內12fab廠,除了英特爾這種自己玩自己的,這些企業從未來三到五年,目前跟我們的競爭關系,并不代表它的實力強和弱,但是可以看出來,跟我們競爭關系非常大的都是一些國外的系統。

              我們公司核心團隊和技術專家平均擁有20年以上半導體/平板顯示行業CIM/MES項目的開發實施經驗,中日團隊成員在過去二十年中參與了國內半導體/平板顯示各行業里的大里程碑項目。目前我們融資規模是想達到5000萬到8000萬左右,頭部估值在2.5億左右。

               

              圓桌論壇

              主持人唐德明博士:第一個問題從王總這里開始,您怎么看整個傳感器的投資?因為這個投資的確不像我們想的這么簡單,您說一下您的想法。

              王軍:我覺得是這樣,本來集成電路行業發展的非常非常難,說句實話,整個的投資量也好,技術也好,人才也好都是非常非常短缺的,針對MEMS而言,我覺得壓力會更大。2008年,當時溫總理到無錫,提出了所謂的智慧地球的概念,當時智慧地球的概念是IBM提出來的,從2008年開始,國家一直在非常著力的想發展,當時王興院士搞了一個傳感器中心,到了2015年,整整七年的時間,幾乎沒有什么發展,我覺得這個和集成電路的發展有關系。

              目前來說,真正成功了的,或者說已經走到IPO階段的公司,基本上都在十年到十五年的時間,我覺得集成電路這個行業,你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需要時間的積累,我們投資的幾個企業,發展的確都很艱苦,基本上都發展了八年的時間,應該說他們成長的都很慢,這兩年在我們的投資推動下,有了一些起色。

              我想對一些新晉的企業和創業者來說,第一是要堅持,堅持是指時間上的堅持,第二,我覺得還是要把心態放平,而不是說去追求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或者說炒一個概念,跟政府拿點補貼,這樣的話,可能我估計兩到三年,企業就沒了。

              我覺得要注重團隊的團結。這些年,中國集成電路企業的發展,我覺得較大的問題就是分裂,像我投的企業,它的團隊每個都分裂了兩三個出去,而每個大家發展的都很累,應該說大家都做的同質化的東西,然后大家就開始去價格競爭,這種東西是中國企業普遍唯一會的一招,而國外一般是找另外的一個賽道,像我們也收購了一些海外的企業,海外的企業定位很明確,像一些做材料的很明顯,毛利低于60%就不做了,在中國,毛利30%大家都會覺得太好了,這個企業太牛了,這個是我們在技術上和在心態,在眼光上一個較大的差別。

              資本首先是逐利的,它不會因為你這個企業符合國家的方向,符合國家的戰略,它就會無休止的投你,你必須得有一定自己的特色,而且能給資本帶來回報,這樣才是一個良性的發展軌跡。這幾年整個集成電路的泡沫非常大,在我們傳感器領域的泡沫也很大,怎么樣回歸本質,還是追求價值,這是我們投資人和創業者共同應該思考的問題。

              張。何覀冚^近正在緊鑼密鼓的收購日本的一個傳感器公司,我去拜訪這位日本的老專家、創始人,剛開始他們說是一位老專家,我當時心里想,應該是白發蒼蒼,但是我見到他的時候,我大吃一驚,他只是眼睛可以動,已經是一個半植物人了,他的助理告訴我,他從1935年開始創立這家日本的傳感器公司,就一直兢兢業業的做這么一款傳感器,做到了全球第一,而且BBA、豐田、日產、本田都是他的客戶,他是一級供應商。其實做傳感器是需要工匠精神,這一點我們應該學習日本人和德國人,他們真的是兢兢業業的,就把一個傳感器,就像有一個壽司的故事一樣,他說我幾代人什么都不做,就做壽司,但是我把它做到精益求精,就是你吃我的壽司就是較好的,你用我這個傳感器就是較好的。

              今天是投融資會,有很多的創業者,我們也希望投到好的企業,但是真正的還是投人,就是投這種有工匠精神的人,而不是希望能夠賺塊錢,我覺得今年可能是資本寒冬,大家已經感覺到了,非常難受,但是前幾天在深圳開的創投大會,深創投的董事長和總經理說,明年、后年可能資本寒冬更加會冰天雪地,更加會難受,因為今年的VC的募資額已經斷崖式下降80%。

              我只投五個方向,和集成電路都相關的,5G、集成電路、人工智能、先進制造、物聯網,這幾個領域是當今號稱世界上的硬科技,但是隨著前幾年,特別是2016、2017年的熱錢太多,泡沫已經吹的很大,當然我覺得集成電路相對來說要好一些。其實泡沫較大的,一個是新能源汽車,新能源汽車有將近一百家在發改委備案,因為新能源汽車也是我們傳感器的較主要的一個應用場景之一,所以新能源汽車的泡沫的破滅也將會對我們汽車傳感器,特別是MEMS的汽車傳感器造成很大的影響。比如說一個汽車的輪胎里面可能要放好幾個胎壓MEMS傳感器,今年汽車全線下滑,全球簫條。另外一個是人工智能的泡沫,我覺得2020年,較可能破滅的兩個大的泡沫,一個是人工智能泡沫,一個是新能源汽車。所以大家還是要靜下心來,真正的有這種工匠精神,真正扎扎實實做。

              我是華為出來的,我是華為的副總裁,我看華為三十多年來一步步走過來,從一個不到五萬塊錢起家的初創公司,做到今天世界五百強,世界通信行業第一,任老板說華為人很傻,我就像一顆釘子一樣,我就只做通信,房地產再賺錢我也不做,然后我們今天才能扛的住美國的第一次精準打擊。如果說華為當年做房地產了,那么我們也就跟網上的段子里面說的,特朗普成了真正篩選中國是不是硬科技,是不是有核心競爭力的試金石了。

              主持人:德國和日本的工匠精神都是做得非常扎實的,日本很多小的企業基本上只做一件事情,他們對接的都是一些大企業。所以日本有很多東西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高書記,你們作為興起的MEMS生產基地,你們的商業模式到底是自己給自己做還是給別人也做,因為我知道你們好像跟希瑞也有合作。你們覺得MEMS好做嗎?你們對壓力是怎么想的?

              高軍:作為一個國有企業,尤其是所謂的軍工研究所,參加投融資論壇,也是我們較近幾年產業發展的需要。以前基本上銀行這些機構找我們的時候,我們確實也沒有需求。這是以前我們的體制造成的。較近幾年我們單位從十年前就開始培育MEMS,2018年正式推出產品,在推出系列產品的時候,在傳感器這一塊,我們感覺到,第一,你要完成軍隊的任務,我覺得是很容易的,只要我拿出這個產品,完成任務是很方便的,半導體產業大家都知道,我的剩余產業,我自己要做一些適合于我們這個產線或者是平臺的,那我們認為MEMS傳感器是較合適的,我們90年代的時候生產出國內第一款集成電路,當時產量、銷量和應用領域都很好。但是到2000年的時候,北電過來以后,做出來一款產品,立馬把我們的份額給搶了。

              反過來想我們這個行業,如果不讓咱們投融資機構或者資本進入,我們就會越做越小,我想只有利用資本,合適的利用資本,在我們這個體制下,利用資本和外部的力量拉動,才能把我們的優勢更加擴大,而不是越做越小。

              主持人:我是非常希望看到214所這邊能夠把他整個傳感器的產業做起來,蚌埠肯定是在半導體的發展上面是有所考慮的,應該是有想法的,我覺得214所作為一個MEMS傳感器的逐步變成龍頭的企業的情況下,我希望你們在這個產業鏈上繼續擴展,包括引進其他的一些產業鏈上的企業。從資本的角度來說,說句實話,我希望華為不僅僅是中國強大的公司,我希望華為能夠為中國的企業發展做出貢獻,實際上很多企業看到華為是怕的,因為華為把他們都做死了。所以我們還是希望整個國家做強做大。

              張。何译m然在華為退休了,但是我在華為還有很小很小的股份,我仍然還是華為的人,我也經常和華為的基金,和任老板交流關于未來的戰略。任老板這個人是一個軍人,他做華為就是打仗的結果導向,這個山頭誰攻下來誰就當城防司令。我是管軟件的,軟件這一萬人交給你,要求很簡單,所有產品線總裁、副總裁就是亞洲第一、全球前三。例如華為手機的余承東把華為手機規模做到全球第二、利潤全球第三,任老板就說余大嘴你不要得瑟,你前面有三個CEO都被干掉了。

              談到芯片這一塊也是很戲劇性的,任老板在十年前做海思備胎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是杞人憂天,不可能出現斷供或者脫鉤的局面,但是任老板確實是一個偉大的企業家,他一定會載入史冊,他確實當時很毅然決然的說,而且當時華為很困難,每年燒兩個億,那時候燒兩個億是很心疼的,燒了十幾年,才燒到了今天。

              華為在培植備胎的同時,應該同時培植國內的供應商,就是國內的芯片供應鏈,而不是僅僅只是自己去閉門造車,自己做一個海思,因為華為再強大的力量,你也不可能比全球的供應鏈更強,所以華為現在的口號改了,華為絕對不做黑寡婦,黑寡婦是什么意思呢?黑寡婦就是一種非洲的毒蜘蛛,母蜘蛛交配完以后就把公蜘蛛吃掉,因為如果不吃掉就沒有足夠的養料了,其實是一個生物的本能。這個說的是什么呢?華為有時候跟一些公司合作,合作完之后就開始自己做,其實華為更應該反思的是,就是在當年做備胎的時候,就應該扶持一批國產的備胎或者是供應鏈的預備隊,這一點,其實不僅僅是華為的戰略錯誤,也是中國的一批頭部公司犯下的一個共同的錯誤,例如大疆、比亞迪、?低暥挤高^這樣的錯誤,因為很多人都按照這樣的邏輯思維,芯片是國際化的東西,量決定它的價格,英特爾靠的是什么賺錢,是量大,跟Windows綁定,高額的壟斷利潤剝奪了全球IT行業絕大部分的凈利潤,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全球化的東西,但是沒想到特朗普是一個反邏輯的人,其實背后也有很多的政治原因,我覺得個人原因倒是其次,較壞的情況,其實永遠是有可能出現的。

              兩千多年前有一位著名的軍事家孫武,孫武寫了一本《孫子兵法》,他說過,以有準備的軍隊去打沒有準備的軍隊,有準備的軍隊一定是勝的,也就是所謂的不戰而勝,其實在兩個軍隊,在中美打之前已經決定了勝敗。

              主持人:關于MEMS投資這一塊,十年之前,很多的傳感器是對中國禁運的,很多人不知道,非制冷紅外芯片雖然對中國沒有完完全全禁運,但是美國把芯片運過來,是把頻率降低的。王總,因為你這邊投資了好幾家公司,您如果繼續往前走的話,我們怎么投這些傳感器的公司。

              王軍:我們在MEMS領域,投這兩家企業投得也很辛苦,我們花了很大精力去梳理它的價格,包括產品方向。像希瑞我們現在主打的是整合并購,以我們為牽頭方,我們一次性給希瑞投了5.7億,它整合了4家國內外企業,尤其是從美國收購了一個技術企業過來。剛才我們提的另外幾家,它只能做加速度,而加速度類的行業,這幾家基本上把價格已經殺得很低了,當時我們也嘗試大家能不能整合,就是把戰爭停下來,這個市場就這么大,大家能不能一塊把這個市場穩固,然后把價格穩固,但是這個事情一直沒有能夠做到,因為各家企業訴求都不太一樣,所以我們給希瑞定的方向,就是我要整合,整合方向就是加速度變成其中很小的一塊。

              我們企業發展了五年的時間,我們還是發覺,陷入了一個惡性競爭,而技術上一直在原地踏步的一個狀態,因為它沒有錢去搞研發,而投資機構也不敢去投那樣的企業了,因為毛利率拉不出來,所以首先第一點,我看企業的時候,它的產品要有一定的競爭性,它的毛利率至少能夠保證。

              第二個我們投的多維,它的毛利率非常好,它的每個產品的毛利率基本上都能達到40%以上,有的會更高,但是多維面臨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它是TOB,所以它發展起來是要一步一步往前走,我們對多維的建議是往模組方向走。包括我們去給軍隊供也好,向大的廠供也好,他不愿意做模組開發,它經過兩年的調整以后,它做了模組以后,模組量上的很快。今年達到一個億左右。

              希瑞通過我們的整合,現在它的IMU正在一些大廠測試,如果測試過后,它明年的銷售可能會到3億左右,這樣一個企業就進入到一個良性發展的階段。所以我們想說,我帶給企業的可能不僅僅是資本,我會帶給他一些方向,帶給他一些我們從投資角度的一些思考。因為很多企業,我們叫當局者迷,有的人陷在里面可能就陷在里面了,尤其我們很多企業家都是搞技術出身的,他可能看不到更大的一個范圍,可能我們從投資的角度來說,可能看得更廣一些,這樣兩者結合起來,是對大家很好的一個發展趨勢,這個可能也是我們篩選一些企業的重點標準。核心還是在產品,我們認為未來有一個好的發展方向。即使面臨一定的困難,可能我們也會通過一定的方式幫他解決。

              主持人:214所是一個軍工企業,現在你們的產品肯定是想往民營這一塊發展,軍和民能融在一起做嗎,還是分開的?

              高軍:作為研究所來說,目前無論是什么研究所,目前把軍民融合,或者把民用市場做得很大的也很多,只不過大部分它是以軍民融合為主。我想我們所第一是在通過這次改制,把事業單位改企過以后及再經過混改,混改以后,我想我們這個產業平臺,目前6寸產業平臺,以后會不會上升到8寸,整個市場這一塊需要市場戰略合作。第二,提供上下游的戰略合作,我們較歡迎這兩類的投資伙伴。我們為什么要想這樣做,也是考慮要把目前的產品要做的不光只應用于軍品,可能到一定規模的時候,需要的話就要進行分割,分開,因為畢竟管理模式和方式不太一樣,實現的途徑也不一定一樣,遵循的規則也不一定一樣。所以我想,我們在提升8寸線產品非常廣泛的時候,我現在有幾個產品做得非常好,基本上是6寸線產能的上線在做,為什么要上8寸線,就是產品需求已經要求我擴大產能。如果我在下一步能把研發這一塊在生產線上實現更多種傳感器,我想后面的資本要求也會指引我把這一塊做大做強,然后必要的時候進行模式分割,軍民分開。

              主持人:較后一個問題我還是圍繞貿易戰這件事情,實際上我自己是在美國工作生活了二十二年,我對美國還是比較熟悉的,但是走到今天這一步,我也真的沒有想到關系會僵到這個地步,圍繞傳感器產業鏈,我們中國還是很落后的,非常非常落后,芯片設計好歹我們還有海思,我們在芯片這一塊已經做得比較成功了,但是真的是高端的傳感器這一塊,我們基本上都是國外的,我們自己沒有什么太多高端的產品。所以現在在貿易戰的情況下,我還是想問王總,我們現在并購的機會到底有多少,因為我看到日本也在并購一些傳感器的相關公司,我也知道,現在像五月風拿了一大筆錢就是收不了,我們這種機會到底有多少,接下來我們應該怎么去做?

              王軍:海外收購我們一直在關注,大基金設立之后,2015年是很好的收購元年,我們的海外收購基本上都是在2015年完成的,而這個窗口首先受影響的是我們自己的國家先把這個門給關了一下。在2016年初的時候,整個外匯管制,為什么當時外匯管制,是因為我們的外匯從4萬億一下降到3萬億,當時我們國內把這個門口一關,把這些項目幾乎都影響到了,而到2016年的中旬的時候,美國就開始關這個門了,而這個門一關,基本上美國的收購大門,我們從現在看基本沒有希望。

              我們大基金在美國有兩三個項目,基本上都否掉了,所以我們覺得美國的收購機會肯定是沒有了,我們現在重點在看日韓以及歐洲,歐盟現在也開始收緊收購策略,歐洲還是在商言商,比美國情況好一些,美國很多時候否決的原因也不告訴你,所以你前期可能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競調等等,還要承擔分手費,所以基本上投資機構都不敢碰美國的事了,歐洲和日韓還是有一定機會的,尤其較近韓國很積極,因為韓國的上市公司跟芯片有關的,它的市盈率十倍左右,韓國企業怎么合作、怎么對接這也是一個難題,日本也是一個好的方向,但是日本更謹慎,它不會輕易的讓你去海外、去收購。歐洲我覺得還是有收購的機會的,但是難度會很大。

              張。喊ㄈA為在內,現在其實也是盯著海外的,華為也專門成立了一個基金,就是用的哈勃望遠鏡,哈勃科學家的名字,恰好也是我原來幾個老同事在操盤這個事情,可惜華為被美國監控的太嚴了,嚴到什么程度,我們每個副總裁在FBI那都上了黑名單,我去美國,中央情報局會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個郵件說,你來華盛頓我請你喝個咖啡,實際上你是不能不去的,特別是現在華為在職的一些高管,你必須去,你不去的話,以后就不要再進美國了,他給你徹底封殺了,而且華為當時在美國的研發中心,較多的時候有好幾千人,現在全部解散掉。美國做得更絕的是什么,華為在美國研發中心研發的技術和產品不能帶走,不能帶離美國,必須在美國用,更不要說他對華為的供應鏈斷供。大家都知道,另外就是不允許華為的產品在美國賣,實際上華為是因為他是5G的全球老大,也是中國的民營企業的脊梁公司,華為是一個典型的代表,對所有的中國的公司和所謂的CVC,類似BATVC,華為的VC、中興的VC,其實現在海外基本上都是這么一個態度,所以我們現在也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跟日韓、以色列、歐洲,相對來說環境寬松一些。

              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一個新常態,還不是我們這一代人,我估計中美貿易戰不是我們這一代人能夠看到終局的,中美貿易戰可能是我們下一代人才能看到終局,我剛才已經說了,可能是一百年,華為做了較壞的打算,就是我們三年不拿工資,就是這樣。

              主持人:我真的是覺得現在的中美貿易戰是很離譜的一件事情,回過頭想想,我記得罰中興的錢好像是一個人一美金是吧,我又回想起來,我們庚子賠款的時候,我們是每個中國人一兩銀子,平均到每一個人,一個人一兩銀子,所以從那個時候,從晚清民國時期,我們走過來,我們走到今天,那時候正好是中美關系很糟糕很糟糕的,從那個時候演變到中美后來的破冰,走到今天又開始進入冰封時期,我覺得我們還是要自強,我們還是要自己努力,雖然沒有辦法所有東西我們都自己做。

              我記得習近平總書記到長江存儲去的時候,楊世寧告訴他,說我們不是說所有東西都一定要自己做,但是我們核心的能夠卡脖子的東西需要自己做。

              非常感謝各位的精彩發言,相信大家在剛才的談話中也收益良多。隨著圓桌論壇的結束,2019年第三屆中國MEMS智能傳感器產業發展大會投融資分會場也已接近尾聲。

               


              網友評論:已有2條評論 點擊查看
              登錄 (請登錄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如果您對新聞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到交流平臺反饋。【反饋意見】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本站動態 | 廣告服務 | 歡迎投稿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Copyright (c) 2008-2022 01ea.com.All rights reserved.
              電子應用網 京ICP備12009123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5003345號
              翁公与小莹客厅激情
              <td id="q1vac"><menu id="q1vac"></menu></td>

              <wbr id="q1vac"></wbr>

                <rt id="q1vac"><meter id="q1vac"><option id="q1vac"></option></meter></rt><s id="q1vac"></s>
                    1. <source id="q1vac"><meter id="q1vac"><legend id="q1vac"></legend></meter></source>
                    2. <video id="q1vac"><menu id="q1vac"></menu></video>
                    3. <video id="q1vac"><menu id="q1vac"><strike id="q1vac"></strike></menu></video>

                          <rt id="q1vac"></rt>
                        1. <u id="q1vac"><address id="q1vac"><del id="q1vac"></del></address></u>